language selectLanguage:

  • 古地圖如何彰顯現代領土主權?---評下條正男教授「《皇輿全覽圖》無釣島」說

    林 泉 忠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隨著中國大陸在南海填海造島工程的火速推進,以及美國擔憂此局勢驟變而以實力悍然介入,2015 年亞太地區的火藥庫,儼然從近年一度頻臨戰爭邊緣的東海遽然轉移到了南海。伴隨此區域頗令人眼花撩亂的局勢變化及各國的角力爭鋒,兩岸尤其是中國大陸的政策部門及學術界相關領域的學者,也一窩蜂地將關注的焦點順勢轉移至日趨詭譎的南海。

    「一窩蜂」現象向來是中國大陸學術界乃至政策部門研究動向的特徵之一,相比之下,日本則顯得沉穩得多。日本政府早已在 2013 年於?閣府設置?閣官房「領土主權對策企劃調整室」(簡稱「領土室」),並新設「領土問題擔當相」內閣閣員一職,以統籌日本領土相關事務。2015 年 8 月 28 日,「領土室」開設「尖閣諸島資料入口網站」,並一舉公佈了釣魚台列嶼與沖繩縣相關的 103 筆新資料。

    此外,一些日本學者樂此不疲地在東海議題上繼續鑽研,並努力發掘新資料,且將這些對日本「有利」、對中國「不利」的「新發現」,積極地在媒體披露,甚或透過向國會議員與政黨相關人士遊?,要求日本政府重視。如此積極作?在兩岸學術界並不多見。

    不容忽略的一個例子,是在今年 9 月 28 日,日本五大報之一的《產經新聞》刊登了一則新聞,主標題為〈尖閣 不在清朝地圖?〉,副標題則是〈中國的領土主張 再呈矛盾〉。其?容披露的是日本拓殖大學

    下條正男教授的研究,根據下條的「新發現」,康熙年間出版的《皇輿全覽圖》並無釣魚台列嶼的任何記載。

    因此,下條教授說「康熙皇帝於 1699 年請耶穌會在全國進行大規模的調查,並於 1717 年繪製完成了《皇輿全覽圖》。作?中國近代最早的地圖,該圖其後成?全國地圖繪製的藍本」。重點是:「該地圖列出了 1683 年編入福建省的台灣、澎湖諸島,但是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並不包含其中」。

    其實,早在一年前,筆者早已查?了美國國會圖書館地圖部所藏的《康熙皇輿全覽圖》原圖。根據該館的史料來看,《康熙皇輿全覽圖》於康熙 47 年至 57 年(1708-1718)間繪成,並於康熙 60 年(1721)製成木刻版分幅本。筆者認為下條教授所披露的地圖部分,即為其中的「福建全圖」。

    誠然,細覽「福建全圖」,的確並無釣魚台(或釣魚嶼)列嶼的相關記載。然而,下條教授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相關地圖並非只有釣魚台列嶼,而是同樣省略了大部分台灣的附屬島嶼尤其是無人居住的島嶼,包括同樣是台灣北部大屯山、觀音山脈延伸入海底的凸出部分、且比釣魚台更近台灣本島的三個東北小島:花瓶嶼、棉花嶼、以及馬英九總統於 2013 年親自前往視察的彭佳嶼。倘用下條教授的理論,以同樣的邏輯推論,今日東北三島以及台灣整個東部豈不都不屬於台灣了?

    「主權」是現代世界的新概念,前近代或古代並不存在所謂的現代「主權」意識,當時的地圖自然亦非根據「主權」觀念,而是或根據統治力度即行政所及的重要程度,或者依據海防範圍等依據來繪製。譬如比《康熙皇輿全覽圖》更早的明朝《萬里海防圖》(鄭若曾編纂,嘉靖 40 年即 1561 年)及《籌海圖編》之「沿海山沙圖」(胡宗憲編纂,嘉靖 41 年即 1562 年),均將釣魚台列嶼列入,當時就是根據海防範圍來繪製。

    事實上,綜觀日本現存的許多古地圖,亦並非將所有無人居住的島嶼都清楚繪入其中。而且,即便是強調「固有領土」的現代地圖,對無人島的處理也並非一一到位。日本政府突然於 2012 年及 2013 年,針對包括釣魚台烈嶼的幾個附屬島礁在?的數百個無人島嶼及礁岩進行「命名」,並畫入新版的地圖,就是其中一例。倘若根據下條教授的邏輯,過去日本地圖中沒有繪入的這些無人島礁,在補繪之前是否都不應視作日本的領土?次為下條教授邏輯推論的一大疑義及侷限性。

    除此之外,執著於在古地圖尋找證據的下條教授,似也刻意忽略了十六至十九世紀歐美所繪製的大量地圖內不僅繪有釣魚台列嶼,且在註明這些島嶼的名稱時,清一色地使用釣魚台及相關島嶼的中國方言閩南語的發音,諸如「Tiaoyusu」、「Tyiaoyusu」、「Hoapinsu」等重要線索。

    換言之,下條教授對古地圖的曲解顯得斷章取義,且其邏輯推演頗有疑義。此「新發現」無助於現代人對古地圖的正確理解,無助於?清古地圖與現代領土主權的關係,當然更無助於強化釣魚台烈嶼「屬於日本」的論述證據。

    (作者:林泉忠。原題〈古地圖如何彰顯現代領土主權?---評下條正男教授「《皇輿全覽圖》無釣島」說〉刊登於《明報》2015年11月18日)

TOP